2018年的数字钱包正是1993年的电子邮件

2018-11-29 10:31:40 莱富控股集团—区块链通证经济,引领时代变迁 6129

现在加密货币的钱包,有点像互联网早期的电子邮件。

在电子邮件之前,人们通过写信投递到邮局进行通信,但通常要花好几天的时间。后来有了电子邮件,你可以瞬间和全世界的人们进行通信。

在钱包出现之前,你可以通过银行转账进行价值交换,通常也要花一些时间,如果是国际转账,时间更久。有了加密货币的钱包之后,你可以瞬间和全世界的人们转账,交换价值。

当然,你肯定会说,用户哪有什么向全世界的人进行转账、交换价值的需求?

在互联网发展到今天这么成熟的阶段,我们想当然的觉得和别人进行即时通信是很自然的需求。如果回到电子邮件刚出现的时候,也许会有人觉得:用户哪有什么跟全世界的人进行即时通信的需求?

如果真的有重要的紧急的事情,大部分也是跟你周围有关系的人通信,那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

但事实是,电子邮件只是开始。它从出现后一直都在发展,不论是自己的技术发展,还是催生了其他技术(比如IM,即时通信技术)的发展。到了移动互联网时期,电子邮件发展的极致,其实就是微信。所以张小龙最开始是做邮箱的,后来做出了微信,也挺自然的。

如果我们思考下,从电子邮件到即时通信,这个变化其实挺难想象的。以前你习惯住在一个小村庄里,周围邻里和你保持联系的,大概最多也就五六十个人。你不会去想为什么我不能和其他地方的人进行即时的沟通和联系,因为你也不会有这个需求。但微信出现后,你手机里有几千个好友是很常态的事情。

相比小村庄里的邻里关系,这几千个好友真的对你有用吗?也许没用,也许有用,但关键是人人早已习惯于此。人们并不需要思考这个事情。因为即时通信的成本已经降低到了几乎为零的地步。它成了人人都在享有的基础设施。

价值的交换也许也会如此。当交易的成本降低到几乎为零的地步(现在你在国内用微信支付,可能会觉得这个成本也是零,但其实交易的另一个隐性成本是“信任”),我们肯定也会从“小村庄”的行为模式,转变成智能手机里几千个好友的新模式。

那个模式究竟是怎么样的?暂时我们在小村庄里还很难想象。

因为这个想法,我特意去搜寻了电子邮件的发展历史,于是就看到了下面这篇文章。现在把它粗略翻译下,分享给大家。

结合这篇文章里电子邮件的发展历史,和互联网的发展历史,看到了几个有意思的数据:

1971年,ARPANET内部网络里诞生了第一个电子邮件系统。5年后,也就是1976年,所有ARPANET流量中有75%是电子邮件。

93年,“electronic mail”一词已经被“email”取代,一定程度能反应电子邮件的普及。于此同时,互联网的另一个杀手级应用“浏览器”也在94、95年普及开来。

但互联网使用量真正激增的阶段,是从1997年的全球5500万用户增长到1999年的4亿用户。

从96年到99年,互联网在这四年内诞生了大量的新产品、新公司、新事物:

96年即时通信软件ICQ成立,7个月后正式用户达到了100万。同时,全球互联网首次转播新年音乐会引来观众如潮,导致信息公路堵塞;

97年是中国互联网的元年,网易在这一年成立;

98年诞生了Google。ICQ被美国在线以2.87亿美元收购,用户数超过1000万。而在国内,张朝阳创立搜狐,王志东创建新浪网,马化腾成立腾讯。

99年,范宁在美国西北大学利用P2P文件共享技术推出一个叫Napster的服务,它可以让大学生们相互交换MP3音乐。到2001年,Napster共吸引了8千5百万注册用户,每月有30亿首歌被共享。

所以如果我们要去看互联网的历史,电子邮件可能的确是第一个杀手应用。但其实在电子邮件之后,互联网在当时迎来了更多璀璨绚烂的杀手应用,于是有了爆炸性的普及发展。这些杀手应用包括了:浏览器、ICQ、搜索引擎、门户新闻、MP3下载,等等。

所以,区块链的好日子,还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