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发行数字货币是顺势而为还是.....?

2018-05-30 18:36:12 admin 3613

据外媒报道,523日,挪威央行(Norges)正在研究发行CBDC(央行数字货币)是否能为客户带来好处。Norges已将研究重点放在发行CBDC上,想以此作为对客户现金的补充。挪威央行宣称,无论是否采用CBDC,其关注的重点是CBDC的存在和使用不得损害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提供信贷的能力。欧洲的几家中央银行,包括瑞典的Sveriges Riksbank,都在积极探索发行CBDC的好处。

莱富控股集团|通证经济引领时代发展潮流打开百度App,看更多美图

2008年中本聪携比特币亮相,创建了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电子现金系统。依靠区块链技术,不需要有某个组织控制的计算机中心,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计算机接入比特币的网络,为交易进行计算和记录,同时计算出新的比特币。整个交易过程都不需要银行参与结算,数字货币开始出现在公众视野。

很多人都批评比特币不适合做货币,因为它的价格波动实在是太大,影响价格的因素不可控,根本就不适合作为一般等价物进行交易。但实际上,货币都是按照不同阶段进行演化的,货币的发展都需要经历商品价值、储存价值、交易媒介、记账单位的过程。在充当交易媒介的角色之前,货币首先应该具有价值存储的功能。边际经济学之父Stanley Jevons曾表示:从历史上来看……黄金首先充当的是商品价值;其次是储存财富的价值;再次是作为一种交易媒介;最后才成为了衡量价值的手段。

虽然已经有不少场景支持比特币交易,但商品的标价其实是美元而不是比特币,比如在购买一瓶可乐的时候,可乐的标价并不是比特币的真正价值;这只是在标价的时候卖家根据交易所的美元/比特币比率,将一瓶可乐的美元价格换成了相对应的比特币价格。如果比特币的价格相对于美元有所下降的话,那么卖家就会相应修改支付一瓶可乐的比特币价格。只有在人们愿意接受比特币,而且不关注于比特币和法币之间的汇率时,比特币才能成为一种记账单位,从而实现货币属性。

莱富控股集团|通证经济引领时代发展潮流

经济学专家表示,当国家开始将比特币作为其外汇储备的一部分,并开始积累比特币时,比特币才将进入到一个相对成熟的时期。随着私人部门相关利益的增加,比特币的市值接近1万亿美元时,它将有足够的流动性使大多国家进入到市场当中。第一个正式把比特币纳入储蓄的国家,可能会引发其他国家进行争相效仿。如果比特币最终能成为一种全球的储蓄货币,那么最早采用比特币的国家将会获得巨大的优势。不幸的是,这些国家可能是拥有最强大执行权力的国家——比如朝鲜——该国在积累比特币方面将会走得最快。于此相比,大部分的政府更愿意研究将精力投入到自身数字货币的发行,解决通货膨胀的困扰。

随着技术的进步,支付手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公众的用钞习惯,从现金、银行转账,走向了移动支付,这会直接影响法币的发行和流通。加之数字货币的冲击,各国央行不得不开始大力研究新型货币形态。以比特币为代表的点对点支付体系,不需要银行等金融中介,如果没有一种新的货币发行和管理思考逻辑,化解市场对各类虚拟货币的热衷,很可能会引起金融权威性的降低。

莱富控股集团|通证经济引领时代发展潮流

目前,数字货币市场的发展,似乎已经不以各国政府的意志为转移,直接或间接持有数字货币的人数在持续上升,媒体公开的调查数据显示,美国有超过2000万人参与数字货币相关业务,日本有14%的上班族持有数字货币,韩国2/3的股民在进行数字货币交易。

经济学专家表示,目前在非国家化数字货币领域,最缺乏的就是一个相对稳定,且有一定信用基础的数字货币来计价所有的数字货币,这一需求未来会非常的大,而本身一般小国家背书的数字货币就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欧元、美元、人民币、日元等,如果谁先最早开始着手解决和介入数字货币领域的计价和结算问题,谁可能就会获得更大的未来金融制空权。

各国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情况

2018220日,南美洲的委内瑞拉,正式开始预售该国发行的石油币(Petro,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国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委内瑞拉希望通过石油币募集美元等海外强势货币,以帮助国家走出困境,该国的法定货币玻利瓦尔在四位数的通货膨胀率面前,已经贬值如废纸。这是委内瑞拉在外债压力过大和美国制裁封锁的困局之中,开展国际融资的创新尝试。该国总统表示,石油币将对国家如何获取外汇,以及如何从世界各地获得所需要的产品和服务产生很大的影响。

莱富控股集团|通证经济引领时代发展潮流

同样是石油输出大国的伊朗也随即表示,伊朗正在开发一种新的加密货币,将由政府管理。伊朗信息和通信技术部长MJ Azari Jahromi在推特上宣布了这一消息,此前,他与伊朗央行董事会举行了会议。他称在会议上讨论了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并补充说,决定使用国家精英的能力来实施该国首个基于云计算的数字货币。

莱富控股集团|通证经济引领时代发展潮流

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与其联盟国民运动党(MHP在今年2月份表示,土耳其有必要开发由国家控制的国家比特币。国民运动党副主席和前工业部长Ahmet Kenan Tanrikulu已经就此问题写出详细报告,报告建议:土耳其应该创建一个由国家控制的比特币交易所;使用数字货币进行买卖和通过比特币开采来创造资金并不属于土耳其现行法律范围内的犯罪活动,因为法律并没有禁止;该国同时需要立法去防止逃税、洗钱和欺诈行为;在MHP的提议中,诸如土耳其航空公司、伊斯坦布尔证券交易所、天然气公司Botas、土耳其电信、Ziraat银行和国家彩票等大型公共资产,在某种意义上,将会作为保险保障。

马绍尔群岛共和国总统部长助理戴维保罗也在今年2月表示,将被称为君主”(Sovereign)的数字硬币可能会在今年发行。他说,政府将安排进行一次首次代币活动,并允许交易所申请交易该数字货币。他说,此举被视为支持地方预算的一种方式。保罗说:这是针对国家的长期需要。大约有7万人居住在马绍尔群岛(Marshall Islands),马绍尔群岛是太平洋上1100多个岛屿和小岛的集合。加密代币提供的部分收益将用于为受到美国几十年前核试验伤害的当地人提供医疗服务。

3月,泰国中央银行宣布将把区块链技术应用到债券发行、央行数字货币、银行同业支付系统中区。泰国央行行长Veerathai Santiprabhob在周一的泰国金融技术展览会上表示,央行将利用区块链技术改善服务并降低运营成本,并且加强金融系统安全性。

20184月,瑞典央行透露,将与IOTA合作推出国家数字货币E-Krona,主要用于消费者、企业和政府级机构之间的小额交易。目前,该项目处于初级阶段,预计将在2019年完成并投入使用。据了解,IOTA 基于定向非循环图的数据结构Tangle而非区块链技术,可提供高效、安全、轻便、实时的轻量级交易,且不会产生任何交易费用。该项目负责人Eva Julin表示,虽然央行决定使用IOTA,但与此同时,也正与其他19家公司进行商谈,以备不时之需。

莱富控股集团|通证经济引领时代发展潮流

523日,挪威央行(Norges)正在研究发行CBDC(央行数字货币)是否能为客户带来好处。Norges已将研究重点放在发行CBDC上,想以此作为对客户现金的补充。挪威央行宣称,无论是否采用CBDC,其关注的重点是CBDC的存在和使用不得损害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提供信贷的能力。

韩国央行(BOK)近日宣布了有关加密货币的建议,包括一项可能发行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计划:从今年1月起,一个工作组就对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可能性以及这种货币将在韩国金融领域发挥怎样的作用进行调研。由于数字加密货币本身的复杂性,目前调研还处于初始阶段。今年6月底,韩国央行将公布调研的最新成果。

其实早在去年,就有一些国家对外宣称要发行法定数字货币。20178月,爱沙尼亚共和国提出了自己国家支持的数字资产,称为“estcoin”。这个东欧小国称,它在考虑通过一种最初的代币发行(ICO)来发行estcoin。在当时受到了广泛的关注。201710月,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也表示想要进入加密货币市场,推出自己的法定数字货币。

201712月,有消息称,俄罗斯可能将很快发行自己的官方数字货币——“加密卢布”(CryptoRuble),这表明了当局对比特币、以太币等数字货币持欢迎态度,但加密卢布不太可能像其他数字货币那样,具有真正的分散性和去中心化。俄罗斯的这一打算,旨在刺激本国的在线经济提升,而不依赖于外国货币市场或第三方交易经纪人,同时允许政府对其进行严格监管和跟踪。

我国发行数字货币的情况

我国央行其实已经在数字货币领域深耕数年:

2014 年,央行成立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开始论证其可能性。

2015 年,开始对数字货币发行和业务的运行框架、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等进一步深入研究,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方案也经过了两轮修订。

2016 1 月,央行召开数字货币研讨会,对外宣布正在研发并争取早日推出数字人民币。此次会议上,众多专家就数字货币发行的总体框架、货币演进中的国家数字货币、国家发行的加密货币等专题进行了研讨。

2016 11 月,央行下设的印制科学研究所计划招聘专业人员进行数字货币开发研发工作。

20176月央行旗下数字货币开发研究所挂牌成立,原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副司长姚谦将担任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该研究所将涉及七个研究领域,包括区块链和金融科技领域。研究所位于北京金融区附近的德胜国际中心C9楼。值得注意的是,该建筑内还设有中国银行印刷和铸造公司旗下的子公司,该公司是一家铸造硬币和印刷人民币的国有企业。

莱富控股集团|通证经济引领时代发展潮流

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

姚前表示,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主要目的是替代实物现金,降低传统纸币发行、流通的成本,不断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中国法定数字货币发行总体框架将根据现行人民币管理原则,发行和回笼基于中央银行——商业银行的二元体系来完成,中央银行负责数字货币的发行与验证监测,商业银行从中央银行申请到数字货币后,直接面向社会,负责提供数字货币流通服务与应用生态体系构建服务。

未来央行数字货币体系将包括几个主要构成要素:央行数字货币私有云、数字货币、数字货币发行库、数字货币商业银行库、数字货币数字钱包、认证中心、完成权属登记、大数据分析中心。

20171月,媒体报道成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测试成功,由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已在该平台试运行。

有专家认为,在我国当前经济新常态下,探索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发行数字货币可以降低传统纸币发行、流通的高昂成本,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减少洗钱、逃漏税等违法犯罪行为,提升央行对货币供给和货币流通的控制力,更好地支持经济和社会发展,助力普惠金融的全面实现。未来,数字货币发行、流通体系的建立还有助于我国建设全新的金融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我国支付体系,提升支付清算效率,推动经济提质增效升级。

由于法定数字货币能够实现点对点交易,可以加快资金周转速度,提高资金运作效率,进而可以降低企业杠杆率(资产负债比率)。在宏观上层面上,法定数字货币对于中央银行调控货币供应量和基础货币的测算将更为精准,所以其对货币政策的实施是有利的,可以让货币政策操作更精准,信息更透明,反馈更加及时,需求更准确,调控更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