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一锤定音,国家法定数字货币就这么搞

2018-05-19 12:06:17 admin 3523

莱富控股集团|通证经济引领时代发展潮流

前几天,央行召开了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人民银行相关司局、单位负责同志,各分支行分管货币金银工作的负责同志以及国有商业银行有关负责同志参加了会议。

 

主管货币金银、数字货币等领域的副行长范一飞主持了会议,实际上也是做了整个2018年政策方向和重要工作的安排。

 

中国央行在货币领域目前到底在思考什么,关注什么,国家发行的数字货币会是什么模式,从此次电话会议中可以进一步得到确认。

 

能够定义为货币的,有几个东西,一个是纸币,第二个是硬币,第三个是金银币,第四个是纪念币,第五个是数字货币,目前最不明确,也最为复杂的是“数字货币”,其他的几个货币形态,基本上都有了非常明确的概念和使用边界。

 

对于央行来说,范一飞提到,货币金银层面首先一个挑战是,传统业务环境发生重大改变,数字经济发展、支付手段多样化和公众用钞习惯变化等对人民币发行流通产生了深刻影响,公众对现金服务水平也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简单的来说,央行目前最关注的还是数字经济问题,支付手段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公众的用钞习惯,从现金、银行转账,直接走向了移动支付,这会直接影响到人民币的发行和流通问题,尤其是近年来数字货币带来的冲击,使得央行不得不开始大力研究新型货币形态问题,这实际上已经超出了关于支付结算等领域的授权和监测能力,以比特币为代表的点对点支付体系,甚至根本不需要银行等金融中介,如果没有一种新的货币发行和管理思考逻辑,化解市场对各类虚拟货币的热衷,可能会引起金融权威性的降低。

 

我们可以逐条解读一下未来中国对数字货币的态度和定义。

 

第一个是,范一飞行长首先提到,进一步加大改革创新力度,扎实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持续改进纪念币发行管理方式,深入推动钞票处理中心业务和发行库转型,加大非标金银查验和货币史问题研究工作力度。

 

这一段话非常非常的重要,而且每一句话都蕴藏着巨大的信息。央行已经确定了要推进数字货币的研发但什么样的数字货币,才是央行要发行的数字货币呢?

 

再看另一句话持续改进纪念币发行管理方式。我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如果央行采用区块链的方式发行数字货币,且不得不把发行量固定在一个数值之内(如果发行量是无限的,就跟法币的电子化没有什么区别了),那么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实际上就是数字版的,可流通和交易的“纪念币”。

 

面额为1000元,重量为12盎司(373克)的熊猫金币,你会把它当一千元花掉吗?

 

这就非常好理解上面这段话的意思,也就是为什么范一飞在说,扎实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这句话之后,紧跟着两句话,“持续改进纪念币发行管理方式,深入推动钞票处理中心业务和发行库转型”。未来,纪念币的概念也会发生变化,以数字货币的方式发行是大概率事件,钞票处理中心业务和发行库的转型就更不用说了,按照央行的规划,未来中国发行的数字货币,是对现有纸币的替代,如果现有纸币都没有了,退出流通了,那么钞票处理中心业务和发行库就必须要转型。

 

我个人非常同意中国发行数字货币的理论设计和落地方案,如果用替代流通中的现金的方式发行国家数字货币,总量约8万亿元,约合1.3万亿美元,相比目前只有3000亿美金的数字货币市场,似乎高出不少,但去年非国家化数字货币市场的市值总额,一度高达1万亿美元。

 

国家战略需要考虑一个全球思维,如果中国依然站在一个自我生态的角度考虑问题,在未来金融市场会更加被动。有很多数据已经表明,数字货币市场的发展,已经不以各国政府的意志为转移,直接或间接持有数字货币的人数在持续上升,按照媒体公开的调查数据,美国有超过2000万人参与数字货币相关业务,日本有14%的上班族持有数字货币,韩国三分之二的股民在交易数字货币。

 

假设中国并没有严格的去打压数字货币,而是利用国家数字货币去给全球非国家化数字货币去计价交易,会产生什么效果呢?很显然,中国的国家数字货币,将在非常短的时间内,结构性的完成国际化,并迅速成为全球性的计价、交易和储备货币。

 

从理论上来说,中国的国家数字货币,如果按照M0,也就是流通中的现金需求的增长速度,年增长大概8%左右,这是能够满足数字货币领域市值和整个生态未来合理的膨胀要求的,而且会跟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挂钩,这就代表了一种未来。就像全球经济要看美国的脸色一样,是美国强大的象征。如果数字货币的发展要看中国国家数字货币的走势,以及中国经济的脸色,那也是中国强大的象征。

 

再做一个假设,如果把现有的非国家化数字货币都监管掉,实际上国家发行的数字货币,将失去最大的一个应用场景,这就好比说你要发一个货币,但没有东西可以买,那就意味着其发行的货币是一个无效的交易媒介,不仅难以形成国际竞争力,而且也收不到铸币税等。

 

从另一个角度讲,在非国家化数字货币领域,目前最缺的就是一个相对稳定,且有一定信用基础的数字货币来计价所有的数字货币,这一需求未来会非常的大,而本身一般的小国家背书的数字货币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欧元、美元、人民币、日元等,如果谁先最早开始着手解决和介入数字货币领域的计价和结算问题,谁可能就会获得更大的未来金融制空权。

 

我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上个月26日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在中国上市,而且允许境外投资者参与,最直接的影响是,当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大涨接近500点,是近三个月来最大的一次单日波动如果人民币能够计价未来全球的数字货币,实际上比当年美国的黄金美元、石油美元,甚至说当下的粮食美元,都可能具有影响力,因为数字货币代表了未来全球整个资产领域的数字化,其规模可能比黄金、石油、粮食还要大。

能够从战略层面利用好这一次数字货币市场带来的历史性机会,可能直接影响到未来全球货币体系重构过程中利益分配的问题,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也将是潜在和巨大的。